我心中的凉山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3-27 23:31作者:佳桑安河来源:彝新网

002nsilczy706TM8YBP79&690.jpg    

   小时候我们爬上最高的山是为了寻找丢失的羊群,后来我们爬上最高的山是为了向往,再后来我们爬山最高的山是为了自由,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于是n年后我们都为了生活离开了故乡。

        当我回故乡苏祖博眤(凉山)参加老人的葬礼时,听到毕摩祭司为引导亡者之魂回归的《指路经》才知道我的灵魂也有三魂,而所有的魂将在我回归祖源的那一刻浮现,在那山里,我曾经以披毡为席,擦儿汗为被,灌木为枕,与群山为神,与树为圣,与牛羊相伴,饿了,吃母亲揉的荞麦饼,渴了就喝一碗稀燕麦水。没有人嘲笑我黝黑的肌肤,山里的泉水啊总是流过我的牧草畔,山里的风啊,带走我所有的哀愁。

       我家的炊烟总是流入西南的云河,父亲的背靠着青藏高原,兄长的脚踩过横断山脉,母亲就在金沙江畔捣衣,我没有翅膀,所以飞不出我的世外桃源,没有人能翻越我家门前的山,除了我的族人。我们生在瓦板屋上下,行走在山上。

       如果你问我,彝人来自哪儿,我会告诉你。我会采集茅草,白杨,杉树,荜子草 铁灯草 勒洪藤树 蛙 蛇鹰 熊 猴人然后告诉你我来自这雪子十二支,为你铺开《勒俄》,告诉你我的祖源,从雪的精液里养育出我的祖先,在尼木(杉木林地)国度,驻扎着我的部落我的独立王国,那就是我的故乡。  

        一山的眼睛隔一山的风景,一山的索玛(杜鹃花)比一山靓,漫山遍野的绿树山花,还有洁白,纯黑的绵羊,喜欢在悬崖峭壁上享受美食的山羊。山下河谷畔,牛群和马匹混合饮水,牧羊人与犬沉睡在山垭口,烈日下,微风拂过,偶尔几只鸟欢唱几句,一只乌鸦吓走了盘旋的鹰,还有几只喜鹊在松枝头,咯咯的笑,白云与蓝天日日相伴,偶尔云朵漫过山谷打湿人们的脸颊,于是灌木桩上出了几簇蘑菇,松树林冒出满地的野菌,牛羊甩干了身上的雨水,牧羊人烤着山火,把粘人的蚂蝗,送到火嘴里,这就是我的故乡,我的凉山。

        当我们的面孔进入人们的眼睛,除了毒品,除了艾滋,唯一的焦点就是贫穷,那连衣服都破烂不堪的我们心灵却是特别的干净的,黝黑色肌肤是大山的灵气,是炊烟与大地的结晶。那些说我凉山落后的人我能容忍,那些说我们凉山人人吸毒,不思进取的人我们岂能置之不理,有的人以偏概全,在务农上拒绝彝族,甚至宣传彝族同胞酗酒论,打架斗殴论,于是由于部分彝族同胞过分讲究团结,弘扬膨胀的义气主义,容易把小摩擦闹大,于是部分影响整体,把我们凉山的名声搞坏,于是遭到莫名其妙的冷漠让我们一些好的同胞更加心寒与委屈,记得那是2016年一月份,寒假期间,我们在一些同学的邀约下去青岛某工厂做假期工,由于堵车坐了六个小时大巴到青岛四方站,然后坐公交车过胶东湾隧道,到站后站了两个小时才有人来接,接到公司以后,与很多人面试,合格了,身份证拿去以后又说不要彝族了,那天晚上也在那里住下了,因为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的,但是看到其他人兴高采烈的,我们几个彝族心里不是一个滋味,认识了几个青岛理工大的兄弟,那一夜我们在那儿只是一个过客,早上得滚蛋。第二天我们在那儿匆匆的赶到烟台,由于给在故乡的凉山的父母说不回家,不能这样就回去,那一刻我心中的凉山离我近,又很远。

        当我们回到烟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我们匆匆吃了晚饭,那一天我们两个人说了一晚上说的是彼此见过那些莫名其妙的委屈,那一晚被窝很暖,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第二天七点就有老乡给我们打电话说是可以进他们的厂,我们赶紧起床,冒着大雪纷纷,去上班,因为是彝族人那个人事部的女士很不客气,也没有出出示什么规定就让我们两个交260多保证金,第一天报名就直接换衣服上班,由于快春节,公司还要放假十多天,不给提供食宿,上班两天后,才知道原来假期对方去,也没有吃的所以我们两个打算辞职回家,有一个姓王的老乡大哥也不适应水里的生活,所以也跟我俩辞职。

        我们走的时候和公司人也说明了情况,可以说是按理走人。我们三个往火车站走去,王哥已经找好了工作,也买了票,我们两个学生只能回家,那天我们三个去吃了点饭,(两顿都是王大哥请的),烟台的一月特别冷,我们三个打算开一个房休息下,二三十块的那些人恨不得把我们拉进他们的卧室,但一听是彝族都置之不理,我们走了两三条街,知道一个上面烟台民政救助站门牌的民政宾馆,老板娘起初看到我们都很热情,然后我们三个进去,一看我们身份证是彝族就立马说没有房间了,这明目张胆的表现让我们三个突然感觉很生气,但是我们心平气和的说怎么回事,她说,她也不知道,上面规定的,这句话让我们愤怒,我赶紧拨通110,警察听到我的诉苦以后赶紧过来,但是也没用,就协调了一下,说找政府部门,他们管不了,我们三个也感觉再吵下去没意思,然后再找了一个宾馆,在那我想了很多。

       由于王哥要去别的地方,我们去买票,在那里我们遇到了凉山的两个阿都同胞,一个个字矮矮的醉熏熏的在火车站,叼着一支烟,另外一个个子高,脸上却好像被火烫过一样,在跟矮个子要钱,矮个子的同胞给他两百他说不够,又给了一百,后来听王哥说那个矮个子阿都是陪他们一列车从西安过来的,好像就是一个扒手,我以前大凉山的很多朋友接触,阿都话也听得懂,他说我们几个和他一起干,后来他递过来一支烟,我说不要在这儿丑,哥们,火车站不能吸烟,又说了几句好好找一个工作不要这样,他笑了几下,醉眼朦胧,好像没有什么光一样。

         后来我看那样也就选择避而远之,那一刻我感觉特别难过,我们都是受害者又是可怜者,我可怜他也厌恶他。也感觉那些来自于别人的冷漠都因为我们自身的素养,而我们有些人却无缘无故的被冷漠着。后来我离开烟台,回到凉山,踏入西南的怀抱,我才知道一切又和我有关,一切又很我无关。

      如今再次踏入烟台,三月的花未曾绽放,我祈求我那些迷失方向的同胞,如果你在外面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就回凉山吧,我祈求那些有好工作的人们多给我族人一点机会吧,特别是那些远离凉山的姐妹子们。凉山是美的,那是家园,城市是悲凉,那是梦想,希望我在城市的每一位大小凉山的同胞们,如果你累了,就回凉山吧!

后记:每一次我都想书写很多往事,提笔都是悲伤,但我始终记得我自己是一个彝族,一个诺苏惹,我来自凉山。


友情链接: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