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彝文字典》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7-09-17 18:31作者:阿布巫哈来源:中国彝新网

  我的外公走的时间已将近八年了。

     在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一本《彝文字典》,它是我对外公最后的回忆,也是外公的一个没有实现的愧疚的愿望。
     在那个远离城市,守在大山贫瘠的大山的村寨,入学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大多数比我妈大些年龄的孩子只接受过二、三年级的教育。辍学了就帮忙家里放牛羊,帮着春耕秋收。就算是读书的孩子,也是寒暑假正值忙季,也得回来帮家里管理庄稼。是这片蓝天白云厚爱着山里的人,也让这群人出生于这片土地,忙碌休憩于这片土地,也让他们沉眠于这片土地。
      小舅是从小没有读过书的,虽然年龄比我大四岁。不知是何种原因,或许是外公那时候已年老体衰,打理不了周边的事,没有能力去找钱让小舅上学而让他留在家里罢。于是小舅就这样逐渐成了目不识丁的青年。
      那一年我读初三,是在县城读的。
     有次去外公家,外公就拿出五元钱,让我买本《彝文字典》回来给他,他要教小舅识字。那时候去趟县城也是不容易的事,所以外公就嘱咐了我。
      外公是认识彝文字的,而只认得几个汉字。听我母亲说,外公的彝文字是左学右凑的自己学得的,外公年轻的时候去外面当过工人,做过社里会计,后来在一个小电站发电。而我有记忆以后,外公耳朵不灵了。
      以前家里有张照片,是别人给外公拍的。照片里外公穿着黑色中山装,头缠彝族帽,左手拿着绵羊角制成的酒器,右手举着木质酒杯,面带微笑跑腿坐在火塘边与人谈论。可惜这张照片后来再也没有找到过了。
      小时候每年过节,我们去外公家拜年,外婆是比较草率的,而外公却很慈祥,也对我们很厚爱。别人拜年带去的鸡蛋和糖总要拿给我们吃,还会塞给我们几十块的压岁钱之类。
       在我的记忆中,过节时去拜年,外公都是坐在火塘边,满脸高山人特有的沧桑的皱纹,行动不便,脸上却有欣慰慈祥的笑容,还会问我们喝不喝点酒。每次想起,我都觉着如果把罗立中的油画《父亲》的头帕换成黑色的,那就是我外公在我脑海中的样子了。
      我在城里的书店问了之后,没有问到那本《彝文字典》,而我最终也没把那五元钱给我外公,因为就算给他,他也会给我的。
      就在后来不到一年的时光里,我读高一的时候,我的外公去了祖先去往的地方。我哥瞒住了我消息,就这样我错过了于外公的最后一面。
      在这文字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我的外公认识到了变化,却留下了一个遗憾。这也是一个朴实的彝族农村父亲对儿子的一份难以弥补的愧疚,也是我对外公终生的愧疚!
      如今社会发展的越来越快,物质生活和以前完全变了样,而我也有了自己的工作。每当想起外公的时候,是我最想亲戚老人的时候。


友情链接: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