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把节,我在山坡上思念你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7-04-20 15:42作者:尔古 来源:彝新网

火把节,我在山坡上思念你  
   在那高山村落炊烟升起的地方,一场孩童般顽皮的大雨过后,总有一长串像是青烟亲戚的云雾,依依不舍地缭绕在种有包谷与土豆的山丘上,许久才能散去。看得出,她对这个村庄爱得深沉。我想,这里肯定有某种神秘的东西深深的吸引住了她,以致让他如此地欲罢不能,总是忘却归期。地里的庄稼绿得夸张的季节,田埂间青绿的蒿草丛中,总是鬼使神差的参杂着那么几根长而干瘦的蒿草干。对,这就是制作火把的最好原材料。以割猪草为由在田间地里到处游荡的那一群留着天菩萨的孩童,一看见干而瘦长的蒿草干就把背上那与他们齐长的背筐扔进潮湿的水沟里,像一只太过饥饿的老母猪突然间得到食物般热烈,他们折过蒿草干的小手的影子,谁都看不见谁。蒿草干上的分叉口上,那一窝差点断了腰的阿杜其介(细腰蜂),母子齐飞,像是打战般,凶猛无比地飞向孩童那像公鹅额头一般突出的额头,待到把所有蒿草干都扫平时,那个被阿杜其介扎得眼睛和嘴巴长在一起的孩童,抱着一大簇蒿草干,得意地道:“加上这把,我的火把就有五把了!”笑着转身向青烟升起的村庄走去,哦, 原来,那个能让岁月鲜活的火把节又悄悄来临。

   我总是纳闷,为什么不是先点燃火把,而是总把那只黄褐色的老母鸡先烧燃。我固然是知道鸡肉和鸡汤是美味可口的,但是点燃火把的青烟也是很让人迷恋的。蒿草,你是与生俱来地无法拒绝它的洁净和神圣的,我那占扑鸡蛋很灵的舅舅,每一次的占卜都会采来几片蒿草叶,沾上清水念着神词,用以清洁鸡蛋壳。我也记得那位总能把病魔驱逐的吉克毕摩,每一次烧石除秽时也总把蒿草叶子放在烧红的石头上,振振有词的驱赶污秽邪气。我们村里那些个看见火把就差点忘记鸡肉的孩童们,不顾母亲的万般叮嘱,每当火把一点燃,谁都不会顾及那被火星烧破的衣服,挥舞着那把长到他们自身差点被摔倒的火把,摇摇晃晃的走街串巷,屋檐下,深巷里,活像一群老鼠跻身一个小洞口。那个住着一个茅草屋的老奶奶,此时只担心着自己的茅草屋会在哪个瞬间被某个该死的孩童点燃成一缕青烟,怎会顾得上点燃自己的火把?

    那只黄褐色的老母鸡,无论它还哺育着多少只弱小又淘气的鸡仔儿,火把节一到,勇敢又大方的女主人再也顾不上仁慈之类的美德。女主人把母鸡抓住时,那个总喜欢到处游荡的孩童带话来,说“村子里的大坝子上也有一只很大的猪正在被宰杀,是家家都分得到的。”另外,在还没有开始点火把前,那几句吟唱过一万次也不过时的火把节专唱词“火把节火把节,富人宰羊,穷人杀鸡,单身汉煮鸡蛋”就被这个捣蛋鬼在采取青葱与香菜的间隙唱了个遍。本来彝谚就道“穷人听不得恶语,炉灰受不起清水”穷人家听到这话时本应该大方雷霆了的,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因为这句经典的颂词恶语相向过,而且,就算是那些真的因为贫穷而连烧个老母鸡都吃紧的人家,当他们点燃火把情绪到位之时,也会不自主地哼起“火把节火把节,富人宰羊,穷人杀鸡,单身汉煮鸡蛋”其实,千百年来,只要过了火把节

   人们都会相信,贫穷只是一只老母猪的岁月罢了,所以“穷人杀鸡过火把节”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一句火把节不老的唱词,仅此而已。

    在我的记忆里,最鲜最美的肉汤既是火把节夜里的这顿鸡汤。这只瘦得不能再瘦的老母鸡,它是幸运的,因为火把节的日子,有刚从地里挖出的鲜土豆,还有那酸得不能再酸的彝家酸菜也忠实的与它在清水里相混合。酸菜土豆鸡汤,那是多么美妙又水到渠成的组合。它的美味,谁曾质疑?也因此,老母鸡的一生在火把节的夜里辉煌,致远!鸡毛火烧的味道,引得无数孩童流尽口水,这顿火把节的鸡汤,就因为,它是用火烧过毛的鸡的鸡汤,就因为它不是反反复复清洗过的鸡的鸡汤,每一瓢滚烫的鸡汤,人们虽没有相互叙述过, 却也是人人心中有数的美。

     其实, 在一些人的心里,最要命的不是喝不到一口美味的鸡汤,而是去不了火把节的斗牛现场。我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总是欺骗一大群小孩替他把胡子拔干净的老爷爷,依然能博得这群古灵精怪的孩子们的欢心。后来我才明白了他的魅力所在,原来是因为,每年火把节,他都能养出一头长着锋利无比的牛角的牛,带着这群孩子浩浩荡荡的奔赴战场的原因。火把节斗牛这天, 要是你们村里没有一头或一匹能在赛场上大显威风的斗牛或骏马,那么你就会伤心死的,谁的脚步会轻快的奔赴那象征着荣誉与英雄的赛场?!这位村荣誉感和村自尊心极强的老爷爷,每一年都会养着那头长着锋利无比的角的斗牛,毫无逊色的奔赴那神圣的赛场。而那头牛,正是我们村的英雄。

    火把节斗牛那天,尽管我还是一个会为了一直鸡腿而大哭到闹一宿的男童,但我的心里却早已装着一个我自己想想都会脸红的小小秘密。那天早晨,我起的比以往都早了些,我的母亲被我从梦中摇醒,我强拉硬拽着让她把我那件只是儿童节穿过平时舍不得穿,以致忘了藏在哪儿的白色长袖衬衣找给我穿上,我还特意洗了我那张平时很少洗过而导致干黑的小脸,我记得那天我把我的脸洗得刺痛。见此情景,我妈妈楞了许久,好像很是想不通!我穿着白色的衬衣向着斗牛的山坡走去时,正好我们村的那头长着锋利无比的角,霸气外露的斗牛也赫然走在了我面前。就因为它鼓励了我,翻过那座崎岖陡峭的山峰时, 我连气都不喘几下。在那棵以高大著称的野梨子树下,我深知灌木丛里野鸡崽儿是成群结队的,而且大部分都会顶着蛋壳到处乱串,我很想梭进灌木丛里,肆无忌惮的扑捉一番。但为了给斗牛场上的情愫一个交代,我已顾不上它们了,我只要一想起,一起想起那山顶上,那些像我一样打扮过的孩童们时,野鸡崽,我固然喜欢,但我真的愿意舍弃。我穿着白色的衬衣穿过低矮绿色的松树林间时,白色更显白色,仿佛是空旷无垠的蓝天下挂着的一朵朵白云。就在这时,几只无心的百灵鸟忽而从高空直落,忽而又从草丛间腾空而起地哼起悠长悠长的曲儿时,我清晰的明白了今天早上我史无前例的想清洗打扮的原因。原来,我一直记得,去年火把节斗牛的那天,那个穿着白色的衬衣,梳着乌黑的辫子,脸上总挂着羞涩的酒窝,安静的坐在他爸爸身边凝望云朵的小女孩。也记得,她对我笑了一下,很无邪,却有魔力。难以想象, 要是我妈妈知道了这件事,我肯定会害羞死的,幸好,我自己也羞羞地, 将这美死人的秘密,悄悄的藏进了这百灵鸟悠长的哼声里。

     与天空相连的山顶上,坐在那里感知生命的人们,心也像是到了天,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云朵。人群中,姑娘与小伙,老人与骏马,孩童与孩童,每个人都带有一种只可体会不能言传的喜悦之情。圆圆的赛马跑到周围,人们的情绪恰似一点就着的火把,一头老牛挥去尾巴拍打牛虻的动作也成了人们的笑点。在离我不远的那边,去年我见过的那个男人的身旁,扎着乌黑的辫子,穿着白净的衬衣,脸上挂着羞涩的酒窝,依然静静的坐着的小阿惹(小表妹),原来,她也真的又来了,那件让我自己都害羞的心事,也正好像石头掉进水里一般,掉进我的心里。我总是三番五次的忍不住悄悄的窥视她时,不觉间,她却肆虐的,用双眼直勾勾的望着我,我的心,差点害羞死。这时, 我真的感觉,就算我们村的斗牛斗输了我也不会心痛,反而觉得他们村的斗赢了我才会心安,因为,不说一个小女孩了,就算是自认为是个男子汉的我,去年我们村的斗输了, 我都伤心了整整一个夏天。在我看来,与其让这么甜美的一个小阿惹伤心一个夏天,还不如让自己觉得是个男子汉的我伤心整整一个春夏秋冬。天公作美的是,原来这一年他们村没有斗牛,倒是来了一匹如风一般疾驰骏马。记得,他们村的骏马摘得桂冠时,她高兴的露出了蜂蜜般甜蜜地笑容,我也跟着傻呵呵了许久。我们村里的斗牛取得辉煌的成绩是,她好像也跟着我上蹦下跳了许久。因此,当我再次望向她时,我和她,成了千百次一起玩过家家的两个小不点,我俩在火把节斗牛场的故事里定格。太阳西下时,人们都带着各自的喜悦,相互间送别,相约来年。而我,不自主的迈开步伐向她和他爸爸所在的位置跑去时,狠狠的摔了一跤,所有人都被我的这一跤逗的哈哈大笑,而小阿惹没有笑,她用心疼的目光看着我,看着看着,她爸爸牵着她,向着那山脚的村落里归去。

     火把节,是你可以信任的希望,她不变不老,她不虚不幻,在岁月的轮回中,没有一年会被人们遗忘,她也不会遗忘过人们。所以,每年的送火夜,我都会把所有美死人的想象和期望都装进蒿草干的青烟和火光里,让之沉淀,灿烂。把一年来所有的悲痛和伤痕都随同鸡毛鸡爪一并焚烧在茂密的森林里,使之消散,腐烂。在那一声声吆喝与祈求中,我看见无尽的光明与美好。火把节,愿所有我爱的、恨的人以及爱我恨我的人,杜则牧仨,孜玛格尼!

 


友情链接: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